该不该取消老师寒暑假的工资(为什么取消教师寒暑假工资)

  该不该取消老师寒暑假的工资(为什么取消教师寒暑假工资)插图

  承平日久,事端就慢慢出现——这么多年寒来暑往,教师的寒暑假现在倒成了众矢之的,你能想象?

  在这样一个蝉鸣高树的暑期,教师的寒暑假工资要不要停发其实成了一个话题。

  以孩子家长们为首的一方振振有词:“多劳多得,少劳少得,不劳不得。天地为炉的七月里我们也要为了生活奔波,老师们为什么就可以躺倒数钱?”

  教师群体则深感无奈,卑微地回应:“我们的假期远不如你们想象那样轻松,还需要面对许多隐形的工作。并且,我们的工资也远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高不可攀,只能徘徊在温饱线左右。不发工资,让我们去做什么?”

  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立刻就吵成了一团。

  在我看来,世间的纷争多有来由,没有什么无缘无故的爱和恨。

  孩子家长们首先发难,老师们就事论事地接招,这首先就败了一局,居于下风,进入了孩子家长们的陷阱无法自拔。

  这就好比顾客去吃一碗蛋炒饭,BOSS突然问你:“到底要再加两个蛋,还是三个蛋呢?”,你会自然而然地接续下去:“要两个蛋”或者“要三个蛋”,完全不去想:“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?和原来一样就行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严格来说,这不叫做“教师的寒假和暑假”,而是“学生的寒假和暑假”。这种假期不是今天才有。上下一百年,在进入近现代社会之后,“寒暑假”就已经约定俗成,从来没有什么不同的声音,为什么今天反而成了问题呢?

  实话实说,除开教师行业,你们不知道的很多行业都比教师工作轻松且福利待遇超高,人们视而不见。

  这是一种“仇师行为”,这是一种教育撕裂的现实写照。

  质疑教师们寒暑假要不要停发工资的人群一定是孩子家长们,他们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,还在承平日久的现实里完成了父辈、祖父辈不能想象的任务:温饱。

  如果机缘巧合,他们还可能分享到房地产上涨的红利,或者是钻过了各种现实里的规则漏洞,一定程度上站在了自以为成功的顶峰。

  他们自以为自己无所不能,他们自以为自己就是意见领袖。

  事实上,一开始,他们的素质和他们成长起来的那个年代的文化气息紧密相连,有很多原罪的种子。

  那个年代,他们读书识字,喜欢看那个年代特有的书籍。

  在上个世纪末,什么样的文学最流行?无外乎“杜月笙”、“张啸林”、“黄金荣”之类的传记,搭配上《上海滩》和《古惑仔》的影视剧,高低搭配的娱乐形式,无形中就影响了一代人的人生观、世界观和价值观。

  那个年代还流行什么?卡耐基的成功学书籍和李宗吾的《厚黑学》,它们摆满了大街上的大小书摊,无形中就让走过的红男绿女心潮澎湃。

  对了,还有那如火如荼的传销,如同一场洪水,摧枯拉朽。钱有没有赚到可以放在一边——“一个人如果没了理想,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”一定让你热泪盈眶。

  我没有说“他们就是垮掉的一代”,我赞同这么一种说法“永远都没有垮掉的一代”。在我看来,就像鲁迅说的——我们从古以来,就有埋头苦干的人,有拼命硬干的人,有为民请命的人,有舍身求法的人,……,这就是中国的脊梁。

  我说这只是一种氛围,会在很多人的心中埋下种子。很多人事实上都是“乌合之众”,非常缺乏思辨精神,在这种氛围里成长起来的新生代孩子家长,随时都会表现出“上海滩”里杜月笙等人的面目,毫无来由地指斥教师的寒暑假。

  简言之,暴戾、乖张,是他们的标签。因为从文化属性这一方面来说,他们“一瓶子不满,半瓶子晃荡”;从经济属性来说,他们又暂时衣食无忧。

  他们无所顾忌,还纵容自己的孩子做出一件件放飞自我、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  在自己的熊孩子的出格行为面前,他们急切期盼着老师能够免费带一带自己的孩子。如果这个目标达不到,那就开始“生恨”,矛头直指老师:“暑假期间,我们要自己带孩子,你们却什么都不干,凭什么?”

  我是一名教师,如假包换冲锋在教学第一线二十四年。我在这里说教师们的“坏话”,实在来源于自己二十四年的观察和切身体会,希望不要急着骂我。

  原来,我虽然不大认可“教师就一定要是‘蜡烛’和‘春蚕’”,我只认为“教师是一种职业”。但是,我始终以为,教师的职业应该带上一点圣光,最起码应该做到“淳朴善良”,不以教师这个职业作为撬棒来撬动不属于自己的利益。

  但在我的这么多年教学实践中,我发现我的想法错得离谱。

  “职称”等称号像一个绑在竹竿顶端的胡萝卜,悬在教师群体的前面。教师群体在这根胡萝卜的刺激之下红了双眼、滋生了獠牙,开始互相啃噬。

  利益面前存在“二八定律”:百分之二十的人高踞职称顶端,切走最大一块蛋糕;还有一部分教师拜倒在她们的脚下,意图尽可能地再去抢夺剩余的部分;那些真正老实厚道的老师反而逐渐边缘化,成了透明人、工具人的存在。

  这和孩子家长们非议老师的寒暑假有什么关系?关系太大了!

  在这种争名夺利的腥风血雨中,教师的群像慢慢黯淡,各种负面的气息会散发到学校围墙之外,给人们带来不良的观感,潜滋暗长,终成问题。

  再举一个例子:教师的课外办班问题,这个问题长期以来几乎无解。

  在“双减”落地两年之后,教师课外办班问题有偃旗息鼓的意思;但在此之前,无论教师群体还是学生家长群体,都在“为了你好”的声浪里浮沉。

  虽然教师在校外办班属于灰色、甚至于黑色行为,但很多老师还是有感于其中的利润:一个假期就可以拿到一套房屋价款四分之一的收入,而全力以赴办班,竭尽全力办班。

  这种和金钱打交道的行为一旦多起来,教师的行为就非常容易被定性成“商业行为”。既然是“商业行为”,那教师在寒暑假拿工资,似乎也成了可以商讨的事情。

 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,教师在为自己这个行业掘墓。

  我不愿意就事论事,因为那原本就是一个陷阱。但在这篇文字结尾的时候,我愿意回到这件事情本身:老师们的假期果然轻松吗?

  一点都不轻松!!!!

  各种各样的事务如影随行,教师也在天地为炉的七月里焚身以火啊!

  人类的悲欢很难相通,你只觉得我很吵闹!

投稿

巴西龟吃什么东西(巴西龟吃什么食物)

2023-2-26 13:12:00

投稿

冻饺子煮多长时间能熟(速冻饺子要煮多长时间)

2023-2-26 13:15:00

搜索